天堂鸟

发布时间:20-06-24

几天前,父亲打电话,说是要我回乡一趟准备准备然后去厦门面试上班,日期就在五一节后。如果我同意去上班,同意再赴他乡,离别一触即发。

起初,我很诧异,我早就和父亲商量好,毕业后我和同学一起去苏州打拼几年。万水Ⅷ千山我们几个朋友总是在一起。

放下电话,心情⿱起伏不定·。,我真的不想我的人生被人安排。打电话回去,听到母亲的声音,我嗅到辛酸的气味,眼泪忍不住就←来了,母亲为我操心二十多年了,我又怎么可以让她继续±为我的工作操心。我说:妈,过两天就回家了,你放心。母亲多少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,而我这个不孝的儿子也孝顺了一回。

这一次回乡,学校里要诀别的人都是万万℡不能诀别的人。四年如一日的兄弟,要我如何开口。但是,学校里万事皆休,因为我要折回我的起点,重新开始人生。

朋友听到我回乡的消息,吃惊的跑过来问我,我闷声点点头。以前每一次离开都有相逢的日子,这一次,我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◣再见面。&ldq۞۞uo;今宵别去,自当不归”。&☼ldquo;不行,不行,不是说┕好了,毕业一起去苏州的。”他▕们的话使我更加悲?Q,╝也让我|受宠若惊,我在他们心中的分量原来如此。亲爱的朋友,你知道,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我也将把所以的记忆留在心底。

郭风,我是舍不得的人,生活中我一直依赖他。他,个子很高,笑点低,内心世界丰富的男生。他,是¤我考进大学第一个认识的室友。此时,他知道我要先走了,$他没有问什么,因为他了解我。“⿸走,去爬山。”我朝外望一望,天空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。我怎么可以拒绝他呢,我换好衣服,带上雨伞就一起出门。山,很静也很净。刚到山脚,细雨如雾,扑扑地迎来。抬头,湿漉漉的台阶望不到尽头。我慢慢地往上走,步子很轻,轻到可以听到细雨打在枯叶上的声音。我抬头猛地吐气吸气。“舍不得吧,舍不得吧,舍不得离开我们和这个幽静的山吧。”是啊,现在很少有地方这样宁静了。走吧,走吧,回头已经无路。

离别的日子迫近,所有认识的的都得一一告别。第一个就是黄老板,他是山东人,骨子里就有那股豪爽劲,干事情风风火火的。我已经在他的店里吃了四年的饭,我一进门,他迎上来“是不是要一份青菜肉丝?”是,谢谢。他家有一个小女儿,记得我刚来的时候,她还缠我教他英语和数学。现在她都已经上高中了。时间确确实实已经过去了四年。她出来走近,她问道,是不是要毕业了。我说:是,不过恐怕我要先走,父亲已经帮我找好了工作,回去▔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。她默不作声,我不知道怎么说了。她扬起头,笑着说“〗虽然舍不得哈,但是不得不说再见,也希望你有一个好前程。”这一顿饭的味道我将一直记得,真的,满满的感动。

回到宿舍,我打开电脑,把自己的学习心得已经整理的资料做成word发给她。最后写一句话:世界上没〾有永恒的人和事,永恒的就是我们的记忆因┎为有了对方而变得快乐。她回道:“︼︽︾安好”,是啊,什么都比不上我们安好。

天空暗下来,我决定去图书馆,最后一次去了。人生中以后没有这样大把大⊿把时间泡在图书馆了。她,我暗恋的女▬生,缘何开始,我不↑知道,也许是与她那一次对白,也许她偶然的一个◥眼神。以前我з对于她有无数的幻想,现在我早已经平静了,因为我知道,幸福是★不可能唾手可得的,因为有了羁绊,我才会更加珍惜这份感情。

陈禾,你在看《瓦尔登●湖》吗?

“恩,θ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猜╬的。”

&l☆dquo;很厉害啊。”

“当然。&∴rdquo;(其实你怎么会知道,因为有●你在的地方我就会注意你,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在看什么。)

“你工作怎么样?”

“还好,父亲已经把我找好了。&rdqu☼o;

“真羡Ы慕你们,不用担心工作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我在简历已经投到厦门一个公司▪,已经录取了。”

“那恭喜你了,呵呵。我明①天就走了。”

“这么快。&rdq❤uo;

“恩,你也快了。离别也是不可避Э免的,留恋也是不得已的。还有我要给一件礼物过你,你等一下。”我在书包里掏出一本《瓦尔登湖》。

“谢谢你,我┌很喜欢。”

我的书里夹满了薰衣草(薰衣草的花语,等待爱情。)

有没有注意到,我也去厦门。是不是上天的缘分,我不知道,我也没有和她说。是不是这一个故事才刚刚开始。

我走出图书馆,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。“楚江微雨里,建业暮钟时。漠漠帆来重,冥冥鸟去迟。海门深不见,浦树远含滋。相送情无限,沾襟比⌒散丝。”走了,走了。

毕竟最先走的人是我,我不会再感受毕业季的苦痛。

那些东西带不走就陆陆续续早已经给大家留一个想念。我将轻身一人,似那燕雁,轻身一个人万水千山,一个人风轻云淡。

清晨,已经到校门口。熟悉的身影,她,是禾。她送给我▄一把花。车子上我握着一束天堂鸟。天堂鸟啊,天堂鸟啊,美丽的天堂鸟,你来自天堂,可是你已经在地上扎根,但是你依旧仰着头,时刻准备这,飞向天堂。有梦想的我们,终╯╰有一天我们将一起走向明天,美好的明天。

上一篇: 草 原
下一篇: 希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