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树

发布时间:20-05-24

ζ

楼道门前的绿化带里有棵杏树,很矮小,枝纤叶稀,弱不禁风,一看就知道是营养不良。无风时瑟瑟发抖,有风时摇摆ⓥ不停,它带给人的总是不自⿰信的怯懦、萎缩和惶惑,繁茂的勃勃生机似乎与它没有多大关系。

楼下的绿化带是小区物业统一管理,种植的多是四季常青的桧柏、冬青和高高大大的白腊树、芙蓉树等,不知从何时起就于密植的柏丛中生长出一棵另类——小杏树?我想:这大概是某个盛夏的黄昏,有个头顶梳了两条小辫的女孩在吃完甜杏后随手抛洒的杰作吧?不得而知!也许更为复杂——甚或,有鸟儿啄食了山林中熟透的甜杏后把杏核〆衔来这里,先是置于密集的桧柏丛顶,经霜沐雨,采食精华,而后在风的作用下摇落地上,才生根发芽……

桧柏丛高约近一米,杏核于密植的“森林”中发芽,虽然缺少阳光普照,娇嫩的身躯纤羸无力,却也享受到挨肩接踵的“森林”的佑护。一是躯干柔弱,密植的桧柏就充当了站۩..立的扶助;二是深藏于“森林”之中,桧柏又成了天♀然屏障。也许正是基于这两点,小杏树才得以在桧柏丛中安然生长,而不是被辛勤的园丁铲除或是恋花恋草的好事者移栽了去。

小杏树默默生长,无人理睬,也许根本就无人知晓,仅只是种子不负土地的回报——它努力长高,更憧憬着阳光雨露的恩泽。终于有一天,它摆脱开“森林”的佑护冲出桧柏的笼я罩时,有园艺经验的城里人父母才辨识出来,于是心直口快的农家人在吃完午饭后,就炫耀似的对年青人说绿化带里长出了一棵杏树。这对进城颐养天年的农家老人也许是值得关注的发现,但对于城市上班族来说,就不值一提了。因此,小杏树的长高依旧没有引起多少城۩里人的关注。原本它的存在与否就与小区住家的生活没有任何关系!

漫嗟世事蹉跎,我自逍遥枯落。小杏树独自长高,并不期许要得到谁的『怜护。从另一方面来说,缺少了人的打扰,也许对它的生长会更加有利。自从莠出柏丛后,它第一§年长高了一尺,ы与疯长的桧柏可堪比肩,只是躯干依旧瘦弱。整整一个夏天它混迹于柏丛独自迎风,独自饮露※,独自长高…&hellipλ;可到了秋天,物业公司为了省钱,雇来了城市近郊农闲的庄稼人充作园丁,庄稼人手重,在对小区里绿化的桧柏进行修剪时,干净利落,整齐划一₪큐。也许,这原本就是物业公司的要求,“园丁们”只是照章行事罢了。总之修剪过后,生长于桧柏丛中的小杏树不见了。紧接着天气转凉,就进入飞雪飘零的冬季,从前发现杏树的城里人父母也都回乡下准备腊月的年节了,本就与他们关系不大的一棵小树,存活与否无⊿关紧要ミ,顶多来年开春再来时,寻▓望几眼,说句惋惜的话而已。至于小区里的土着们就更加无所谓了。

小区里绿化的桧柏修剪后,统一高度,规范形态,从前恣肆的枝蔓被剪除,原本随性生长的林木依据人的情趣装扮成厚实的绿色墙体,洁净、规整、鲜亮……╳

转眼间冬季过去,春天来了。大地复苏,天气变暖,小区里的绿化植被跃跃欲试─━,竞相生发。在不经意的一天,正准备骑车上班时,却发现柏丛中生出了长高╭╮的新芽,这“高”远超出桧柏的生长速度,是不甘寂寞的高。于是近前探视,就回想起了母亲对我说的杏树。噢!原来这就是绿化带里的小杏树呀,很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。就如多年不见的老朋友,突然一天在居住多年的小城撞见了,攀谈才知他也在这小城已生活了多年,那感觉似兴奋后的恍然,总叫人慨叹“世界很大,又很小!”

自从与小杏树相识后,我便更多的关注起它的生长来。

我家住一楼,站在北侧的厨房窗前正好可以俯视小区的绿化带。每天做饭时,都会注视这棵生于异域的果树。叫它“果树”,@其实并不期待它会有硕果累累的表现,≠仅只是为它惋惜!更多时候,我希冀它将来是“路边的李۩子不甜”才好,否则,就难免攀条折枝的命运了。

春日里它生长很快,几场新雨就催高一截,嫩绿的枝条在微▣▤▥风中抖动,似乎又透露出怯怯地惶恐,生怕再遭剪切的厄运。于是,我鼓励上小学的女儿为它悬挂起祝福的寄语——“亲爱的小树:愿我们携手相伴,一起长高,共同成材!”

下面并填写上女儿的姓名、年龄和学校等,以唤取更多人的爱护……也许是园丁们慈悲,不忍泯灭孩子的希望;也许是小杏树长高的明显,更容易让人辨识出来。是年的几次绿化修剪中,它被幸运的保留下来,成为一棵真正的杏树,只是枝条依旧纤细。偶尔有小鸟飞临枝头,总见它不堪☑重负的上下摇晃,为它担心时也正是鸟儿们逐欢嬉戏时。

俗话说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”对人是这样◣,对于植物们大概也是如此吧?只是它们不情愿的抗挣我们人类无法知晓罢了。一天傍晚,风急雨大↘,我回家时天已漆黑。因躲避淋雨急急忙忙进了楼道,未曾顾及风◎雨中的杏树。谁知夜里天公不作美,狂风肆虐,雨如瓢泼,时时听见风撕枝叶雨︵打窗棂的凄声怪叫。午夜时,又有电闪雷鸣惊扰好梦,恍惚中似见一树杏花对我言笑,及待近前,是欲言又止的娇羞!

早上醒来,风息雨驻一片清凉,随与妻子说起昨晚的支离碎梦,妻说梦都是反的,你应去看看楼下的杏树。对呀,一夜风雨,我怎就忘记它的◥存在?风雨时,我能“躲进小楼成一统”,而它呢?想来也只有&ldqρuo;凄风苦雨学彷徨”了。思忖之З余,急忙来到厨房,打开窗户,俯视小区里的绿化带。

天哪!……横七竖八,一片惨状,绿化带里几乎已没有能站立的高树,一棵碗口粗的芙蓉正歪斜的压倒在小杏树上。于是,我赶紧穿好衣服,下楼施救。无奈枝粗杆壮,仅凭我个人之力却难以撼动它笨重的身躯,好在芙蓉树的长枝早已触地,无形中起到了支撑作用,而不致于再对小杏树造成更大地伤害。

那天是双休日,因了杏树的缘故,早饭后我也加入到小区物业的绿化队伍中,一起打扫风雨厮杀后的战场。记得╯╰我们先是锯掉了芙蓉树的部分枝杆,再于歪倒的树身上打结拴绳,后用吊车才得以扶正。收拾完芙蓉树后,小杏树的全貌就显露出来,高出柏丛的主枝已被芙蓉树压断,仅有树皮与掩没于柏丛的树杆相连。于是,我想“长痛不如短痛”干脆劈下来算了,就当是⿷又经历了一次与桧柏等高的修剪。

可后来,是母亲三十多年的农艺经验阻止了我的鲁莽,⿵她教我先把折损的断面对好,再用软棉布象包扎伤口似的裹紧缠牢,外加长直杆作以辅助,防止风吹๑枝摇而影响伤口愈合……也真是神奇!如此少许时日♂,断裂的枝杆居然又长好了,绑绳缠绕的间隙生出些∽鼓胀的韧皮,有的已把棉布胀裂,于是赶紧动手为其拆除包扎的裹布,以免●再束缚了它▉的生长。看着伤口结痂的小杏树,母亲欣慰地笑了。

也许是小杏树的生命中渗透进我的辛劳,也许是付出了才知道真正去关爱,就如父母对儿孙的那份纯情挚爱,既无私无畏又时时〗萦怀。自那日后,我便与它默默相守。清晨,我们一起在薄雾中晨练。我环绕绿化带小跑,它则于微风中晃身,风大时还会为我礼赞鼓掌,欢呼雀跃。早饭后上班,我们会用眼神问候,欣慰的告别。忙碌一天,黄昏里归来,它又拖长自己的身影来与我款款相抱……小杏树,生∈命中的至交好友!我∪们彼此守望着、欣赏着、祝福着……

今年春早,惊蛰♯♮刚过天气就暖和了。春分时,它为我送来点滴碎红,是零散的,细微的,也是真诚的,友善&的。透过厨房的北窗℡我笑对一树杏花,仿佛看到一树希望!

々 Ⅸ

上一篇: 点心花·秋尾青
下一篇: 希望